法官甘当“和事佬”

对李先生和李红二人

图片 1

开始给赡养费时由于李红生父亲的气,不仅不及时交,而且每次交的都是卖豆腐收的零钱:1元、5元、10元的硬币和纸币。

2018年李先生给我打电话,说他生病了,不能来取赡养费,问我能不能让李红把钱直接送到家里去。

这是我处理的纠纷的一个小故事,也是基层法庭法官工作的一个缩影,正是这些常年工作在基层的法官用这种甘当“和事佬”精神化解纠纷,才维护了乡村的和谐、稳定。

事情经过还得从2014年的冬天说起,由于家庭矛盾,住在舒兰市上营镇马鞍岭村75岁的李先生将女儿李红告上法庭,要求给付赡养费。

为了调解李家父女二人的矛盾,我多次走进这个家庭,还当起了“和事佬”,对李先生和李红二人,进行了耐心的劝说,最终父女俩达成和解协议:李红每年给父亲1800赡养费。父女俩同时要求,这笔赡养费必须由法庭监督收取。就这样,我又当上了“代理”——每次李红都会把这笔钱交到我这里,我再通知李先生领取。

考虑到这么多的零钱,携带和花费不方便,每次,我都要对这些零钱进行清点、整理,然后拿到银行,兑换成18张百元纸币,再交给李先生。

(来源:中国法院网 作者:张秀斌)

第二天我去了李先生的家中,给他送去了1800元赡养费。看到我赶了几十里的山路专程来到家中,李先生感动得热泪盈眶,我顺便讲了她女儿生活困难的事,让他也体谅女儿的难处。看到我送来的赡养费和5年来为他们一家付出的努力,李先生表示,会尽量和女儿处理好关系。

在处理这起纠纷中,我了解到李先生共有五名子女,除李红外,其余几名子女经济条件好,对老人尽的义务较多。而李红不是不孝顺,只是由于夫妻两人靠卖豆腐为生,生活比较困难,给付李先生的赡养费不及时,因此引发了李先生的不满。

经过6年的不懈努力,虽然父女两人还不能直接面对彼此,但是这小小的改变,说明他们之间的坚冰已经开始融化了,相信不久的将来两人的矛盾一定会化解,我这个“和事佬”的使命也会完成。

于是,在今年就有了文章开头的一幕,李红没用我催促,主动让丈夫送来了父亲的赡养费,钱也不再是零散的纸币,而是18张新的百元纸币。

编辑:孙溯清

当李红来法庭交赡养费时我留住了她,她交的依然是一堆零散的硬币和纸币,我跟以往一样,默默清点、整理后去银行兑换成百元的纸币,回来后我告诉她她父亲生病的事,并让她把我才换的赡养费给自己父亲送去。李红看着我做这些,她的脸微微的红了一下,面露难色,用乞求的目光看着我说:这些年都是把赡养费交到法院的。听她这样说,我也没再劝她,只是和她讲了赡养老人是中国人的传统美德,也是每个子女应尽的法律义务。听了我的话她轻声说道:我懂了,法官。

他说:我是李红的老公,给她交她爸的赡养费。

图片 1

3月的一天,一个陌生的男子来到吉林省舒兰法院的小城法庭找到我说:张法官,我来交今年的赡养费,我当时一愣,并不记得这个人和收赡养费有什么联系。